水门事件期间,最高法院意见一致。对特朗普来说,它能做到吗?

水门事件期间,最高法院意见一致。对特朗普来说,它能做到吗?
水门事件期间,最高法院意见一致。对特朗普来说,它能做到吗?

五十年前的这个月份,美国最高法院正在审理一起对美国民主具有深远影响的里程碑式案件。

水门事件录音带案法官们面临的问题是,总统是否凌驾于法律之上,不受检察官和调查犯罪的法官的追究。

法庭的答复明确、坚定且一致。

1974 年,最高法院的一致裁决帮助解决了另一场宪法危机,当时尼克松总统在水门事件调查期间声称对白宫录音带拥有行政特权。

(美联社)

宪法没有“绝对、无条件的总统豁免权”,法院在 1974 年 7 月表示 美国诉尼克松。 法官们表示,总统对白宫录音带的行政特权的主张“不能凌驾于……公正实施刑事司法的基本要求之上”。

最高法院的意见书由时任总统尼克松任命的首席大法官沃伦·伯格撰写。水门事件标志着这个经常出现分歧和争议的最高法院的巅峰,并帮助陷入宪法危机的国家团结起来。

在特朗普诉美国案中,法庭再次面临同样的基本问题:总统是否凌驾于法律之上,永远免于因其在白宫的行为而受到刑事指控?或者他们是否应该因违法而受到起诉并被追究责任?

该裁决将改写有关总统权力的法律,并给首席大法官小约翰·罗伯茨(John G. Roberts Jr.)领导的最高法院蒙上永久的阴影。

几乎没有人预测现任法院将会应对挑战并做出明确、一致的裁决。

四月底法庭开庭审理时,双方的辩论形成了鲜明对比。

“如果没有总统的刑事起诉豁免权,” 特朗普的律师约翰·索尔告诉法庭, “我们所知的总统职位已不复存在。”

司法部资深人士迈克尔·德雷本 (Michael Dreeben) 回应称,总统豁免权在过去曾被拒绝,现在也应该被拒绝。

“所有前总统都知道他们可能会被起诉和定罪。水门事件巩固了这种认识,”德雷本代表特别检察官杰克·史密斯 (Jack Smith) 辩护说。

一幅彩色图画描绘了最高法院法官们坐在一张长桌旁,一名男子站起来向观众发表讲话

司法部的迈克尔·德雷本 (Michael Dreeben) 于 4 月 25 日在这张艺术家的素描中对法官们表示,“所有前总统都知道他们可能会被起诉和定罪。而水门事件巩固了这种认识。”

(达纳·韦尔科特伦/美联社)

如果法官们在意识形态上出现分歧,而三位自由派人士持不同意见,那么这一裁决肯定会被谴责为党派之争。

因此,首席大法官可能会试图争取至少包括一名自由派人士在内的多数派,以采取中间立场。

这意味着拒绝特朗普所宣称的绝对豁免权以及史密斯的观点,即前总统无法逃脱起诉,即使是真正的官方行为。

特朗普去年被指控密谋推翻他输给乔·拜登的 2020 年总统大选结果,包括虚假指控选举舞弊,并鼓励数千名支持者在 2021 年 1 月 6 日众议院和参议院开会确认拜登当选时游行到国会大厦。

特朗普拒不不认罪,并坚称他担任总统期间的行为应该永远免于起诉。

几位大法官(其中一些人在华盛顿工作了几十年)在 4 月份的辩论中表示,总统行使“核心行政权力”不应成为未来指控的对象。他们担心这会为出于政治目的的刑事调查打开大门。

在特朗普之前,还没有哪位总统在离任后被起诉,尽管有时也会考虑提出指控。

里根总统是否可能因所谓的“伊朗门事件”而被起诉?这是白宫在国会阻止资助尼加拉瓜叛军后秘密策划的向伊朗出售武器以支持叛军的阴谋?乔治·H·W·布什总统是否可能因在担任副总统期间否认了解这一计划而被起诉?虽然没有提出此类指控,但一名独立检察官调查了这些指控。

里根总统闭上双眼,右手握拳抵住额头,另一只手放在印有总统印章的讲台上

1987 年的照片中,里根总统和他的副总统兼继任者乔治·HW·布什因涉嫌伊朗门丑闻而受到调查,但他们并不在被起诉的 13 人之列。

(丹尼斯·库克/美联社)

克林顿总统在卸任后还因向调查人员谎报他与白宫实习生的关系而受到起诉的威胁。

举一个更近的例子,前总统乔治·W·布什是否会因其在古巴关塔那摩湾虐待囚犯,或因涉嫌在欧洲的中央情报局秘密基地虐待囚犯而受到民主党政府的调查或起诉?

奥巴马政府没有提出任何此类指控,但包括现任大法官布雷特·卡瓦诺在内的前白宫律师对总统离任后受到刑事指控表示担忧。

特朗普案中的一个关键问题是:什么样的行为才算是总统的“官方”行为,什么样的行为才被视为私人行为,甚至可能是犯罪行为?

在四月份的辩论中,大多数法官似乎都同意,特朗普是因为私人计划而被起诉,而不是因为使用任何核心行政权力。

特朗普任命的大法官艾米·科尼·巴雷特 (Amy Coney Barrett) 指出,这位前总统被指控聘请律师提交“虚假的选举舞弊指控”并向国会提交“欺诈性的总统选举人名单”。

“听起来很私密,”她说。

身穿橙红色连衣裙的艾米·科尼·巴雷特大法官坐在一小群人面前,她身后的窗户映出她的身影

特朗普任命的法官艾米·科尼·巴雷特 (Amy Coney Barrett) 是 4 月份大多数法官之一,他们似乎同意这位前总统是因其作为候选人的私人计划而被起诉,而不是因其官方的总统行为。

(莫里·加什/美联社)

特朗普律师索尔 同意。

“所以你不会争辩说这些都是私人的,也不会声称它们是官方的?”巴雷特问道。

律师再次同意了。

后来,在其他人的追问下,索尔同意了下级法院对公职人员和候选人行为的区分。检察官依据这一区别,认为特朗普是因其作为连任失败的候选人的行为而被起诉,而不是因其作为公职人员履行公职而被起诉。

巴雷特的问题暗示,可能会做出狭隘的裁决,驳回特朗普声称自己享有免于密谋推翻选举败选指控的豁免权。三位自由派法官可能同意这一点。

但保守派大法官塞缪尔·阿利托 (Samuel A. Alito Jr.)、尼尔·戈萨奇 (Neil M. Gorsuch) 和卡瓦诺 (Kavanaugh) 表示,他们赞成为总统行使公职权力提供更广泛的保护。

如果这成为多数意见,最高法院的自由派人士很可能拒绝接受。他们担心会包庇滥用权力的总统。

如果总统下令发动“军事政变”怎么办?大法官埃琳娜·卡根在辩论中问道。

她问道,作为总司令,如果总统“告诉将军们:‘我不想离任。我想发动政变’,这是否属于官方行为,可以免于将来的起诉?

“很有可能,”索尔回答道。

前总统特朗普站在一间白色、蓝色装饰和两面美国国旗的房间里,身旁是两名西装革履的男子

约翰·索尔 (John Sauer)(右)于 1 月与前总统兼特朗普律师约翰·劳罗 (John Lauro) 在一起,他们在 4 月表示,总统“完全可以”因下令发动军事政变以继续执政而免于起诉。

(苏珊沃尔什/美联社)

因此,首席大法官面临的问题是,支持总统享有官方行为豁免权的意见可能会引起三位自由派人士的反对,而如果裁决只判定前总统可以被起诉,一些保守派人士可能​​会犹豫不决并拒绝接受裁决。

四年前,罗伯茨以 7 比 2 的绝对优势 裁定特朗普宣称的“绝对豁免” 并命令时任总统向纽约检察官移交财务和税务记录。

首席大法官表示,特朗普宣称的总统至上权从来不是美国历史的一部分。

“在我们的司法制度中,公众有权获得每个人的证据。自共和国成立之初,‘每个人’都包括美国总统,”罗伯茨在特朗普诉万斯案中写道。两位保守派法官阿利托和克拉伦斯·托马斯持不同意见。

批评人士表示,罗伯茨法庭花了很长时间才对特朗普的豁免权要求作出裁决,这已经为特朗普带来了某种胜利。

“这个案件触及了我们民主的核心,但他们却进展缓慢,”Democracy21 总裁弗雷德·韦特海默 (Fred Wertheimer) 表示,他自水门事件以来一直是竞选资金限制的倡导者。他指出,法院在口头辩论 16 天后就对水门事件做出了判决。

相比之下,今年法官们花了数月时间来考虑豁免权要求,这一拖延推迟了对特朗普的联邦起诉,而且几乎肯定会阻止陪审团在11月大选前决定他是否密谋推翻他在2020年大选中的失败结果。

“法院根本就不应该受理此案,”韦特海默说。“选民有权知道特朗普是否采取了犯罪行为来推翻他输掉的选举结果。”

他并不是唯一一位陷入困境的水门事件律师。1974 年,菲利普·拉科瓦拉 (Philip Lacovara) 作为特别检察官的律师,敦促最高法院以“明确”裁决驳回尼克松的行政特权主张。尼克松曾暗示,如果法官意见不一,他可能会违抗这一裁决。

这是一张黑白照片,照片中的官员们坐在一间华丽的房间里的一张桌子旁,前景中是杰拉尔德·福特,对面是理查德·尼克松

副总统杰拉尔德·R·福特 (Gerald R. Ford) 出现在尼克松 1974 年 8 月辞职前的最后一次内阁会议上,并在他的前任老板“可能因反美罪行而被起诉和审判”之前赦免了他。

(大卫·休姆·肯纳利/盖蒂图片社)

法院下令尼克松披露录音带仅 16 天后,他便辞职了。一个月后,福特总统表示,他的前任“可能因反美罪行而遭到起诉和审判”,随后给予他全面赦免。

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拉科瓦拉警告不要让前总统免于刑事起诉,并指出历史表明,有时没有道德准则的强人也能赢得选举。

“这就是为什么这可能是法院做出的最危险的决定,”他在谈到特朗普的案件时说道。“一旦你破解了这个谜团,并说总统可以违反某些法律,就没有办法限制它了。你已经走上了一条非常危险的道路。”

2024-06-17 10:00:22
1718646991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近期新闻​

编辑精选​